爱上海乡村仲夏夜

2018-07-05 15:43:48  阅读 175 次 评论 0 条

这是一个宁静而又美好的傍晚。乡村的人们吃过晚饭已经开始散步了,这些生活在村庄的老年人,他(她)们或是带着孙子悠闲的走在村子的路上,或是三五个聚在一起,闲坐在村庄公路边的树林下聊天。白天的炎热随着太阳的落山也慢慢退去了,人们享受着乡村傍晚的宁静时光。我也吃了晚饭,从村办公室的院子里出来,准备漫步。夕阳染红了天边的云彩,这些夏日的乌云,爱上海还没有来得及转化为雨,便被夕阳映红了。云,并没有飘在天空中,它们只是在东西南北的天边堆积着,这鲜艳夺目的的云霞,为乡村送来最美丽的祝福。我并未想过要在这个宁静的傍晚时分,“作别西天的云彩”,我反倒是想迎着它们的方向走去。晚霞,起初只是在西边地平线上方壮丽的呈现,一派浓墨重彩的油画风格。它们总是最先沾染了夕阳的光辉,才把自己造就的如此多彩玫丽。倒是东面,那涌起的朵朵白云,相对收敛了一些,呈粉红色,多了几分浪漫,少了几分热烈。

     我站在乡村公路上,举目四望,被这火烧云般的晚霞陶醉了。公路边的沟渠边长满了高高的野草,它们已经比一个成年人还要高。野草丛过去是树林——朴素的杨树林,视线穿过树林,就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玉米地。玉米真的值得人们去写一些赞美诗,相比麦田,它并不逊色多少,只是人们把太多的美好诗句献给了麦田。盛夏的玉米地,是一片绿色的海洋。无论你从高处俯视,还是站在地边平视,都能感受到这绿色带来的震撼。一只鸟雀栖落在田边的电线上,人们还在忙碌着,我闻到了浓浓的农药味,我顺着乡村公路向西走去,看去人们在劳动着。一架无人飞机被装满了农药,低低的飞在路边的一片玉米地上空。它发出“嘟嘟”的巨大响声。我想,人们已经忘记了真正的田间劳动了吧,即使最能吃苦耐劳最勤快的农夫也再不可能从乡村和田野享受到真正的田园乐趣了。我从路边的苹果树林走过,刺鼻呛人的农药味也渐渐消失了,小飞机的声音起越来越弱了。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我并没有击朝南面那么铺满沥清的平坦宽敞的柏油路走去,我的一个驻村同事,他每天傍晚的散步路线就是那条好走的路。我向北拐去,走上了一条有些坑洼和起伏颠簸的乡间碎石小路。这条路和那条柏油路拥有同样的宽度,但因为它没被人们打理修整好,显得窄小了许多。一位农夫站在地头,朝玉米地的另一边望去。也许是在察看飞机农药喷洒的情况和进度。一位农夫和他的妻子骑着三轮车从我身边经过,走在回家的路上。三轮车的响声慢慢消失了,人们把树林和田野甩给了我。我反倒暗自高兴,心里充满了喜悦,一种宁静的幸福从心灵深处缓缓涌了上来。最好就这样让我独自一人安静的漫步在这条难走的乡村碎石路上,直到黑夜来临。 

     没有人来往了,树林里和田野边的野草丛里传来蝈蝈的叫声,为这绿色的挺着大肚皮的虫儿伴奏的是栖息在暗处的蟋蟀。这黑色的武士般的昆虫,在这个傍晚不知躲在哪个石头缝或是土堆的小洞里鸣唱。那些散落在树林里的老树桩是它们最理想的栖息之地了。夜莺也不知躲藏到哪里去了,是否因为真正的黑夜还未降临,这神秘的鸟中歌手,总是要在夜深人静之时才肯放声歌唱。我只能聆听蝈蝈和蟋蟀的小曲了。除此之外,就是我走在碎石路上发出的“咔啦咔啦”的声音。微风也不知停止在什么地方,总不肯过来吹拂这绿色的玉米田和树林。有时,我踩在稍大的一些石头上,发出的响声惊动了草丛中的歌手,它们便突然停止了演奏和歌唱,我也停住脚步,世界沉寂在片刻的安静之中。等我走出去几步,它们又开始属于它们的小夜曲。 

QQ图片20180610155311.png

     不知莎翁《仲夏夜之梦》中的那些仙子们是否光临这片土地。森林和田野总该孕育出一些令人神往的美好传奇才是,否则,人类最古老的神话和传说,又该如何落地生根呢。何况这个傍晚如此动人,让我这个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已经感到疲倦沮丧的人,都多少恢复了对生活的些许向往和追求。那些古老的仙子,经历了几百上千年,还依然在最原始最寂静的森林里跳着年轻的舞步。傍晚的夕阳已经淡去了,晚霞也从天空的舞台退出了。也许要上演一出新的自然舞台剧。亮丽多采的幕布被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深蓝色的巨大无边的幕布。刚才上演的有关太阳有关阳光有关晚霞的剧目也演毕了。遥远的西面,升起一颗明亮的星,随着傍晚的离去,随着黑夜的初降,金星越发耀眼闪亮了。它成了现在上演的剧目的主角,尤如皇冠上璀璨夺目的宝石。这令人神往的星,成了夜晚最令人向往的夜明珠。

     乡村的仲夏夜,没有任何的喧嚣。只有无边的宁静。我继续朝北走去。北方的群山也愈发黝黑,飘在山间的云朵也变成了黑色,成了山的一部分,仿佛借着夜色,群山又创造了一些新的更高更陡峭的山峰。蝙蝠终于飞了出来,它从我头顶上方飞过,似乎一只夜间的鸟,来去自如的飞着,从田野飞到树林,从乡村小路飞向无尽的夜色中。路边的沟渠里有水在流淌,那是浇灌田野的水。它们的“哗啦”声陪伴着我走了很远的距离。有时,水声巨大,不知是碰撞到什么东西了,有时又如此低沉,似乎它离我远去了。田间地头,停着一辆老式的自行车,让我知道总还有农夫在田野忙碌着。远远的,从另一片田野传来人们说话的声音,在地边又有一辆摩托车停放着。在其他村庄大部分都已经实行滴灌的时候,这个村庄浇灌田野的渠水之声,倒也不失为一曲动听的田园交响曲。是的,我看见如此许多的渠道,曾经流淌着一股巨大的水流,如今都被荒弃了。这连接远方的雪水和田野绿色命脉的渠,不再让人流连了。

    远方的灯光也开始摇曳着它们近乎神灯般的光亮。我走到开阔的地方,向旷野、群山脚下的这些灯光望去,总是令人心驰神往。有时灯光也在山间的某一处照着。牧人在远方,牧人和他的牛羊在草原和群山森林间,那是牧人的灯光。这星星点点的灯光,让我对于漆黑如墨的远方再不心怀畏惧,固然在人类最古老的岁月里,人们对于黑夜向来怀有一种恐惧的心理。如果远方有这样传奇般的灯火在照着,如果夜空有宝石般的星星在闪着,那所有的黑暗传说都不足不惧了。我忆起前苏联作家柯罗连科在他精美的散文诗《火光》中的场景,他的火光在西伯利来漆黑如墨的河流照着,如他所说:“火光啊,在远处闪动!”,那么,今夜,这远方的灯光也如那火光一样,为我照着,虽然它们并没有照亮我脚下的路,却照亮了我心灵的路。“我也可以说:“灯光啊,在远处闪动。”我本想着走到乡村道路的尽头——二干渠。夜越来越黑,周围的景物都已经模糊不清了。何况对于这个村庄的乡村道路,我也并不十分熟悉,我顺着原路往回走了。夜色越黑,西面残存的淡红色的夕阳反倒越发明显。透过树林和高高的野草丛,我向金星又看了看,它更加明亮了。不知为什么,我记起少年时期做的一个梦,梦里也是一个如今天这般有晚霞的美好傍晚,我和小伙伴们看见一条神龙在天空飞过,我们便追逐着它的足迹向着晚霞的方向跑去。今天这个日子,倒非常适合神龙出没呢。夜空一片漆黑,群山黑黝黝的矗立在天边,这俯卧大地的巨龙,也许已经开始沉睡了吧。

     我独自一人走在乡村的碎石路上,道路已经很模糊了,它成了一条并不太宽的暗灰色的线在我的面前延伸。我像梭罗一样,在漆黑的路上,凭着感觉摸索着寻找着脚下的路。蝈蝈和蟋蟀叫的更欢了,渠水还在流着,流进玉米地。也许心灵可以听见玉米生长的声音。路两边的野草和野花,也沉浸在夜色的宁静幸福中,原本乳白色的野花,如一层灰白色的轻烟飘荡在树林边。爱上海同城论坛


本文地址:http://www.172wg.com/post/4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